权大师

相关知识产权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商标注册:走出大山 品牌开道

商标注册:走出大山 品牌开道

2016-08-05 14:23:54 来源:互联网 浏览量:2180
标签:
商标注册 陕西南部

想要推进农业产业快速健康发展,没有一批知名品牌是不行的,实现不了陕南从“生态优势”到“产业富民”。当前,陕南的农业品牌建设,因为市场资本、企业思维、政府统筹等方面的影响,还处于有待进一步开发的状态。

当我们谈起陕南的农产品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陕西商标tle="陕西商标" align="" />

这里的生态是最大的资源,但却“长在深闺无人识”;这里的农产品种类多,营养价值大,但却“酒香也怕巷子深”;这里的农业企业小而精,但却“满天星星没月亮”。

秦岭以南,巴山以北。在这重重大山之中,好东西、稀罕物从来不缺乏,缺乏的是与市场步调一致的标准化产业体系和营销推广渠道。正如省长胡和平在陕南第十一届循环发展会议上的讲话中所提到的一样:“目前陕南的药、茶、菜、果等优质特色农产品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还不高,主要原因是没有形成知名品牌。”

那么,陕南的农业品牌应当如何建设?品牌背后品质又当如何提升?来自山区的农产品如何开拓市场?我们陕南农业如何发展的第二期,将目光集中在了农产品的走出去方面。

现状:好酒虽香  无奈巷子深

作为一名标准的80后创业者,汉中龙头山水产养殖开发公司董事长程虎每一天都很忙。自6年前创建公司到现在,他印象中很少能够正常作息。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前一天晚上,他晚上十点钟还在西安谈生意,第二天凌晨两点多便赶回汉中给白天要发货的客户备货了。

娃娃鱼的学名叫做大鲵,是一种食用价值极高的动物。程虎介绍说:“按照国家法律,野生大鲵是国家二级保护两栖野生动物,肯定不可以吃,但是,经过审批的娃娃鱼养殖企业,其繁殖出的娃娃鱼子二代国家是允许食用的。”6年前,趁着娃娃鱼市场还处在空白阶段,时年28岁的他下定决心去开辟这个领域。

不过,当记者将炖好的娃娃鱼拍成照片发到朋友圈中的时候,许多朋友的第一反应是:“吃娃娃鱼不是违法吗?”其次是:“好吃吗?”这两个问题也许从侧面说明了娃娃鱼市场依然方兴未艾,尚有巨大的开拓空间。这一基本的市场情况,使得汉中龙头山水产养殖开发公司董事长程虎在过去的一年,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了与“凿空”有关的工作上面。

与娃娃鱼在进行市场推广时所遭遇类似困境的还有陕南其他众多的农特产品,云南农业大学校长、云南省高原特色农业产业研究院院长盛军力推的富硒茶便是一例。在此之前,他曾经长期扎根云南,主持攻关了多项普洱茶相关科研课题,研究开发了速溶普洱茶生产技术和工艺、普洱茶茶褐素在制药中的应用等技术,以此生产的“帝泊洱”即溶普洱茶珍远销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

2015年3月,盛军被安康市邀请到了陕南,针对这里盛产的富硒茶进行科学营养价值研究。不研究则已,一研究吓一跳。“众所周知,硒元素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因此富硒茶成为尚好的补硒饮品。被誉为’世界硒源’、’中国硒谷’的安康是全国最大的天然富硒区,也是全国产富硒茶最好的地方。经检测,安康市紫阳、平利、汉滨、岚皋、石泉、汉阴等重点茶区茶叶含硒量均在富硒茶标准值0.35-5ppm的范围,高于全国其他茶区茶叶的数倍至数十倍,是天然的优质保健茶,最佳的补硒茶饮。”每逢提起富硒茶,盛军教授总会称赞不已。

安康市农业局局长崔用慧认为,从整体上安康农产品走出去面临以下几个问题,一是产业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存在“小而全”(指规模小而生产过程齐全,自成体系,专业化程度很低的一种落后的生产结构或生产经营方式)的现象;二是产业标准化程度不够,缺乏统一的质量标准体系;三是富硒农产品的宣传力度不够,市场认知度欠缺。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西安人民的生活中充斥着青岛、哈尔滨,金龙鱼、康师傅、双汇等等域外品牌。而陕南农产品品牌在除西安外的超市、市场以及公众的生活中很难看到。来自陕南的香菇、腊肉、蜂蜜等土特农产品就是很好的证明。”商洛一位不愿具名的农业企业主说道。

原因:政府少统筹  产业缺标准

陕南的地界上,不缺少有担当的年轻人,同为80后的杨麟就是一个,他现在是安康市阳晨牧业科技有限公司的行政总监。在最新公布的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名单中,安康市只有两家入选,阳晨牧业便是其中之一。自2007年成立至今,阳晨集团已发展成为拥有15家子公司、6个直属猪场和一个生猪产业联盟(109家)的大型集团公司,总资产13.4亿元。

“说白了,公司做大后,挣钱都是次要的事情了,为行业树立标杆、建立统一的质量标准、带动当地农民一起致富才是目标。”杨麟说。这样的感触来自于他的切身体会。作为企业的管理者之一,他经常会跟随当地政府参加全国各地的展销会,借此推介安康的美景美食。不过有一个细节令他印象深刻。那就是陕南好多生产富硒食品的企业,无论规模大小,在展位上总是尽力摆出琳琅满目的样子,但这样的效果真的好吗?

“一条长廊摆出去,产品虽多,却总有一种进了杂货铺的感觉。事实上,我理解这些企业主的心态:生产的产品越多越杂,就越有可能被消费者喜爱上一样,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嘛。但打开包装,里面的品质都八九不离十。企业的着力点很分散,不能集中于一处。”杨麟分析道,在这背后,还有政府层面统筹的缺乏,造成政策、项目扶持的力度不够集中,扶持资金像“撒了胡椒面”一样。

在一次讲话中,安康农业局长崔用慧便曾这样分析当地农业企业在生产经营环节存在的问题:一是规模化经营水平较低。多数农产品生产规模较小,产量低,没有相对稳定的产量和供应能力,适应不了本地及周边市场的需求,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二是缺乏可操作性的标准体系。农产品标准还不够完善,亟须提升,许多农产品还没有统一标准,有的虽有标准,但标准的可操作性差,导致很多企业没有按照标准执行。三是市场渠道不够畅通。四是组织化程度不高。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还处于发展阶段,真正意义上的龙头企业数量少,规模不大,辐射带动能力不强。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的环境也同样造就一方企业。陕南28个县区,其中国家级贫困县便有24个。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本身的资本积累和融资环境也是一个制约企业走出去的因素。

紫阳县盘龙天然富硒绿茶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洪军说道:“众所周知,农业产业周期长、投入大、周转慢,信贷资金手续繁多融资困难,部分业主后续投资尚且不足,品牌建设更是受到制约;国家项目补贴有限,政府在品牌建设上扶持政策、资金投入严重不足,品牌研创、向外推介远远不够。”

出路:革新思维观念  组建产业联盟

郭青这两年挺忙的,作为安康当家人,他几乎是出差到哪,便把富硒产品带到哪里。西安、北京、深圳,这些城市都留下了他手拿富硒小食品和富硒茶的身影。在5月份人民大会堂的一次推介会上,他把打造“中国硒谷”品牌作为安康市委、市政府未来工作的重中之重:“让富硒山珍走上大城市和国外高端市场,使富硒系列产品成为农民增收的翅膀。”

陕西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王建康指出:“什么是品牌?我们的市场策略时常有一个误区。我们的山茱萸、杜仲再优质,但它不是品牌,只是品种。品牌化最终是企业去实现的,长白山参、同仁堂、利君沙等,这些区域公用品牌,尤其是企业自主品牌,才是能够被市场接受和认可的品牌。”

因生态而驰名,因水源而“结缘”。今天,陕南迫切需要打响一张特色农业的产业化品牌,以产业联盟尽快形成领军集团和优势品牌,将农业以及关联产业的品质实力凝聚,在中国乃至国际的农业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品牌的前提是品质,商洛青年王坤在品质这方面很执著。现年37岁的他2011年从西安回到老家商洛,通过东拼西凑筹到的200多万元,他成功地建起了标准化金银花示范基地,申请了一项国家发明专利、注册了“中国优质金银花供应商”中文域名、“秦岭山”商标、SC、条码、有机认证、地理气候认证等,开发出了有机系列功能茶,进驻实体店和网络销售平台。而王坤本人,也被团中央和农业部评为“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当选商洛市侨联常务副会长。

杨麟认为,目前陕南人走出去的虽然很多,但思维观念还有待进一步革新,很多农业企业主由于受传统农业生产经营观念的影响,对品牌效益认识不够,部分企业关注短期、单一的产品利润而忽视品牌所承载的综合效益,经营的核心是产品而不是品牌,“重生产、轻品牌,重数量,轻质量”。

与上述想法相反,孙洪军在品牌推广这方面很执著。在他眼里,品牌就是他们盘龙公司产业、科研、文化等优势资源的最高浓缩载体,是品质文化上的博弈,是产业竞争力的核心所在。作为公司的一把手,他在推介自家品牌方面不遗余力。去年10月,作为8家陕西茶叶企业代表之一,孙洪军随团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俄罗斯金秋国际农业展览会。会上,他与荷兰波特利集团达成初步合作愿望,两家公司共同开发奶茶。

“决定农业能否真正走出去的是政府、企业、贸易商等社会力量的综合结果。从企业家的角度,我们得革新我们的思维方式;从政府的角度,得助力组建大的产业联盟,解决规模化、标准化和信息共享等方面的问题。”孙洪军说。

你可能喜欢

商标查询
担保注册
智能注册
保姆商标

热文榜

商标详情页 商标注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