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知识产权服务

它刚融了1000万,但我更好奇它为何叫“权大师”

来源:知产力 2015.07.31发布 652人已读
标签: 权大师 融资

几天前,我走进了“权大师”创业团队驻地,之后不久,我就听说它完成了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消息。兴许是我带给它的好运,反正我这两天我都这么觉得。

 

但这并不是今天我要表述的重点,关键是我们的“知产力·众创ING”主题系列栏目来了,在下不才,正是该栏目执行人。关于这个主题栏目的介绍,这里我就不絮叨了,着急的盆友直接拉到文章最后看去吧。

 

“权大师”创始人孟谭是“知产力·众创ING”主题栏目的开篇对话者,选择最先和她聊,我可以给出的首要解释就是她与我都是女生,话说当前的知识产权创业,我就爱这种女性美:近期太多的故事告诉我们,女性对于爱情的忠诚远高于男性,而不都说创业就像一场恋爱吗?女人创业,靠谱!

 

再说点更靠谱的,其实吸引我走进“权大师”的,是在于这个团队所表现出锐气。他们近来撰写的《小米抢注“参与感”,Are you OK?》、《阿里巴巴抢注“海淘”商标,跨境电商惊险》、《百度布局操作系统,欲与腾讯TOS叫板》等几篇文章,真真是让我觉得用专业文字传递服务理念的营销方式要是比硬生生的推广来的舒服得多。如是好感,最终促动了我的此行。至于我们都聊了什么,我这就您端上来……

 

对话实录

 

创业是基于对行业的理解

 

圈式旁白:创立“权大师”之前,孟潭女士还做过很多事:。她最先曾就职于国内某家大型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后在一家软件公司负责知识产权国际业务、后来创办了一家知识产权事务所。如是甲、乙方工作经历,让她觉得传统知识产权服务难以满足创新主体们的实际需求;同时,在家庭中那位成功企业家(孟潭女士的先生)影响下,她最终决定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实现自己对于知识产权服务的“执念”。

 

知产力:是怎样的机缘促动了“权大师”这一产品的诞生;为何以“权大师”作为产品名称?

孟潭:我们的创始团队成员都是在知识产权领域和互联网行业有过深厚积累的,也正是对当下知识产权服务行业的大环境的了解,并深刻了解企业对知识产权服务需求的情况下,我们决定做一款更加契合用户使用的移动端产品。而我一直的理念就是,知识产权应该与商业结合,虽然我自身此前长期从事专利方面的工作,但相较专利而言,商标业务有一个更大的受众群体,所以期初的产品模型我们决定从商标服务出发,这就包括“权大师”设置的在线商标申请、商标检索及预警系统的功能。

在定好产品思路和框架后,为我们的产品取一个响亮的名字当然也是一个重点,为此我们也是进行了内部的头脑风暴,包括“易商标”、“易专利”等,但总觉得这些名字没有一个总的品牌效应。在大家的发散思维下,有人就说你们家出了两位“大师”,叫“权大师”得了。因为我的先生15岁就上了大学,他的同学都叫他“大师”。后来我们理解的“权”也不仅仅只代表知识产权,还代表权威、权利、权益。

 

知产力:如果用一句话将它推介给它的用户,这句话该如何表述?

孟潭:因为互联网产品的快速迭代与同类产品的紧跟之下,尤其是创业公司在每个阶段对产品的定位可能都发生变化。当前阶段,我们希望用户知道,在“权大师”平台有免费的商标注册服务,与便捷的商标查询工具。下一阶段,我希望是用户能够在“权大师”平台上能够找到最专业的代理人。

 

因此,我们并不是准备做一家事务所,而是我们希望筛选、邀请一部分符合我们要求的代理人入驻到我们的平台,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合适的创业伙伴注定相遇

 

圈式旁白:创业,不是一个人是事。当我们坚定遵从自己的内心走向这一条并不平坦的路程的时候,一定需要志同道合的人相互扶持前进。在寻找他的过程中,或许幸运,或者波折,但无论如何,我们注定相遇。

 

知产力:“权大师”的运营团队是怎样的构成并有怎样的历史?

 

孟潭:“权大师”目前运营商的核心创始人成员有3位,我主要负责公司的管理运营,其他两位创始人中,晁阳飞具有专利代理人资质,多年在企业负责知识产权业务,并深入参与到互联网产品的设计,对互联网产品和互联网企业的设计和经营之道研究颇深,他目前负责“权大师”产品的研发和设计。另一创始人徐清,曾先后担任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和国内企业大客户经理,熟悉商标审查和评审流程及实务,目前为“权大师”的案件质量把关。

 

与晁阳飞的结识源于工作,当我将“权大师”的产品理念跟他说起的时候,是想听取他从IPR的角度对这款产品的一个意见。出于对这款产品的兴趣,起初他业余时间为我写产品需求和方案,后来就辞职全身心加入权大师的队伍。

 

而我与徐清两年前就已相识,她也通过朋友知道了“权大师”这款产品的发布,我们在今年INTA的大会的再次相遇,促成了她加入到我们的团队,而她丰富的专业敬业和管理经验也对我们公司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426日,我们产品发布之时全职人员只有4人,目前已发展到30人。当然,这中间也经历了很多企业管理的痛。

 

服务痛点不是费用是质量

 

圈式旁白: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新兴的商业运营观念已有所改变:一是从去中心化。二是以用户的需求为基础。三是创造用户价值最大化。当你为用户创造价值时候,你就值钱了。

 

知产力:我们注意到,“权大师”当前主打的业务主要与商标相关,并推出了商标注册免代理费的具体服务举措。实际上,商标代理等基础业务免收代理费在行业内出现已有时日,但目前仍存在较大争议。对于这样的现象,贵司有怎样的见解?

 

孟潭:“权大师”在发布会上推出商标注册免代理费的举措是出于成立之初的一个营销方式,但我认为知识产权服务的痛点并不是费用的问题,而是你的服务质量。

 

商场上,最忌讳跟着别人的步伐跑。我们的价值在哪里,我们能不能收费?经过我们的调查,我们是可以收费的,但不会收的太急。因为“权大师”不是事务所,以后的商标申请案件我们也会转移到经过我们认证后的代理事实所,“权大师”将会一步一步的脱离免费的方式。

 

据统计数据显示,全国近300万的商标申请量中,申请量超过500件的企业只有47家,这意味着大多数的公司申请的商标只在10-20件左右,那么就是一个公司申请的商标可能只要一两件,因为每件商标一般会申请不同的类别。可以看到,商标注册服务市场还存在巨大的空间。免费策略推动社会对于知识产权的认知是一件好事,但当大家已经具备这一认知之后,也证明知识产权服务可以通过互联网的形式进行的时候,这时候大家比拼的就是专业性。我们目前所做的,就是提升专业性。此外,“权大师”招10个专业人士是容易实现的,但招100个、1000个专业人士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们更愿意聚合这样的专业机构、专业人才。

 

知产力:目前新兴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更多的是强调“互联网+”概念并主打价格差异。但我们知道,作为知识产权服务平台,专业性仍是其核心。针对于此,我们的问题是,用户如何享受便捷与低价同时,也能获得高质量的服务?“权大师”是怎么做的?

 

孟潭:因为某些个例,此前有声音认为我们这一批新兴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不会对传统代理所的业务造成影响,只是为了赚一快笔。但我认为,这一批新兴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的产生会对传统的代理机构有一个洗牌的作用。目前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中存在一种不健康的发展现象,即重营销,轻专业。而我们这批机构的出现,只会让重营销的代理所在业务上更艰难,而让专业的代理所活得越来越好。

 

有一个现象就是,在传统代理机构中,只有专业没有客户能力的代理人可以拿到一份还不错的薪水,但销售环节获得的回报是高于代理人的。我们做“权大师”的初心是,希望用户支付的费用能够回馈到代理人身上,让代理人有精力去将每个个案做到更专业化、精细化。

 

最终要做客户与代理所交流平台

 

圈式旁白:创业,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允许不断试错。无论是在团队建设管理还是产品研究,对于我们都是一个尝试。只要内心坚定,清楚自己的定位,那么,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不用每段路程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

 

知产力:“权大师”从商标业务切入知识产权服务,但我们知道这仅仅是个开端。对于这款产品的终极形态,对“权大师”未来的路,你有怎样的预期?

 

孟潭:“权大师”最终是做客户与代理所之间的交流平台。对于未来的产品形态,我们目前还没有具体去设定。由于现在市场上相关产品推陈出新的速度很快,如果我们想要的一种产品模型已经出现了,从社会分工角度来说,我认为互相联合比自己去做要更好。这是我们在商业运营上的理念。

 

而作为一个创业团队,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也在公司管理方面做一些不断的调整。713日,我们核心人员及主创团队召开了一整天的“拍砖会”,从以前较为含蓄的表达,转变为大家比较直接的说出彼此的优缺点,这也使得我们内部的沟通更为顺畅。

 

此外,还有一个心态上的调整。此前伴随着身边越来越多新兴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的出现,我们急于产品的开发,从整个氛围都变得特别浮躁。其实,相对于传统的13000家传统的事务所而言,冠以“互联网+”概念的新兴服务机构当前还太弱小了,现在考虑到谁输谁赢都太早太早。所以,在这一阶段,我们身边这些有竞争关系的机构,反而应该是最紧密的朋友,一起去调整传统的知识产权服务行业市场。我们团队认为,只要“互联网+”的形态达到了我们的目的,比如说,对行业进行一个洗牌,让专业的代理人现实价值,让行业的效率在提高,让市场的容量在增加,那么我就认为是“权大师”赢了。

 

创业,就像一个跑马拉松的过程,谁起跑快并不是达到终点的必然因素。现在经过调整,我们心态都平和了很多,希望打牢了基础,形成一个自我节奏的奔跑姿态。

 

0/100字

暂无评论,抢个沙发先

商标注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