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知识产权服务

网易云音乐申请“网愈云”商标,:力图把“网抑”变“网愈”!

来源: 2020.10.09发布 521人已读
标签: 商标

网愈云商标的注册,是为摆脱网抑云的标签。在音乐版权的争夺站惨败的网易云音乐,未来发展不得不摆脱理想,回归现实。




国庆小长假前,网易云音乐申请注册网愈云商标。

 

知产行业观察查询显示,网易云音乐关联公司杭州网易云音乐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了2网愈云商标,国际分类分别是“41类教育娱乐“9类科学仪器,申请状态均为注册申请中


为何会有网愈云商标?

 

CNMO此前曾发表文章《到点了我该网抑云了!为什么大家用网易云音乐宣泄》。

 

文章提到网抑云这个梗,起初,因为网易云音乐平台上有较多的抑郁评论,其中不乏复制粘贴的伪抑郁言论,所以不少网友调侃网易云为网抑云,玩了一个谐音梗。

 


但娱乐调侃逐渐演变成跟风嘲讽,甚至有些网友玩梗过度,对那些真正情绪低落的网易云用户造成二次伤害。

 

为此,网易云音乐先后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云村治愈行动,招募1+村民成立云村治愈所,上线抱抱小彩蛋来抚慰失意;

 

联合专业心理平台,给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专业建议和温暖鼓励;面向网易音乐人推出觅音计划暖心歌曲征集活动,制作治愈专辑

 


此次网易云音乐注册网愈云商标,则更加彰显它想要扭转网抑云网愈云的决心。

  

网易云音乐版权黑历史

 

2017年,网易云音乐一连受到了9起音乐版权诉讼,这把网易云音乐推到了悬崖边缘。

 

同年7月份,先有网友发现大量韩国歌曲变成灰色,不能听了。后来又有网友发现表示,网易云音乐App里很多港台歌手的歌曲都变灰色,疑似被下架。

 


最后,网易云音乐不得不发布官方回应称:最近确实被迫下架了一部分歌曲,量级在网易云音乐曲库的1%左右。

 

音乐下架并不是最糟糕的结果。

 

2017811日,网易云音乐因侵权吴亦凡付费数字专辑《6》被起诉。

 

仅仅9天之后,有媒体再次在深圳法院网上诉讼服务平台发现,网易云音乐又因侵权事件被起诉,涉及内容包括林暐哲工作室、华谊兄弟等多家唱片公司,侵权艺人包括苏打绿、谢娜、尚雯婕以及音乐综艺节目《明日之子》等,侵权立案多达9宗。

 

其实,网易云音乐打版权擦边球在业内并不是秘密。

 

比如,知乎网友夏贝曾一针见血指出过网易云音乐的版权问题,网易云音乐其实也有版权问题,只是默默在打擦边球。别以为我没发现在线版、App手机版和App iPad版本能收听的歌是不一样的。别以为我没发现通过电台的形式假装是用户自己传歌曲平台无责任。

 

彼时,接踵而至的侵权诉讼加上盗版指控,已经说明网易云音乐的华丽长袍之下,其实是一头被催肥的黑猪。这很有可能会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蝴蝶效应,失去版权根基的话,网易云音乐诞生以来的几大神话都将灰飞烟灭。

 

后来的事实证明确实如此:2019年在线音乐平台下载量市场份额QQ音乐、酷狗音乐占据了7成,而网易云音乐仅有15%,在市场占有率上网易云音乐和前两位存在明显差距。网易云音乐活跃用户位列第四位,活跃用户为1.1亿,活跃用户数占比不到15%

  

拼版权,网易云音乐输在起跑线


2015最严版权令的发布,标志着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正式进入了正版化的时代。

 

2013年才成立的网易云音乐在做差异化布局,版权抢购上慢了一步,输给了资本雄厚的腾讯系和阿里系产品,几乎成为了唯一的输家。

 

引起最大热议的是,201841日,网易云音乐突然下架华语男歌手周杰伦的歌曲。据了解,这次版权争夺失利,直接导致了网易云音乐大量用户流失。

 

随后,网易云音乐一直在试图甩开身上的版权牵绊。

 

2020年,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的动作更加频繁,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华纳版权、少城时代、环球音乐、CUBE娱乐、好多音乐均与其达成版权合作,它还拿下《歌手·当打之年》《朋友请听好》《我们的乐队 》《中国新说唱2020》等音乐综艺节目的音乐版权。

 


在经历5年的版权之战后,不少人都认为大规模收购版权会是网易云音乐翻身的开始,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2018年上市的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的动作可以用财大气粗来形容。不夸张的说,腾讯音乐把国内外的歌曲都买下来了。

 

目前腾讯拥有3500万首曲目的授权,占到中国市场80%以上的音乐版权。而网易云音乐公开的曲库量仅为2000万首。

 

腾讯音乐包含的版权音乐有:华纳、环球、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代理、华语乐坛中的桂冠,英皇娱乐、福茂唱片的代理,以及诸如《歌手》《声入人心》等音乐综艺类节目的音乐版权。

 

虽然官方在2018年介入,促使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网络音乐版权合作,双方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

 

但请注意99%的数字,掌握资源数量不难,难的,恰恰是那剩下的1%。这1%甚至不算二八定律里的头部,而是顶部,是音乐平台搜索栏最多的最大公约数。

 

这就是为什么网易云音乐依然被吐槽没歌听,其实不缺歌,缺的是周杰伦、林俊杰和五月天等音乐人的作品,在内容领域代表着核心竞争力。他们的音乐版权的平台变动甚至能造成用户迁移。

 

在头部歌手作品仍显不足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的平台上出现了许多未授权的Cover版音乐和MV内容,而此举已经违反了《著作权法》。

  

所以尽管网易云音乐在丰富曲库方面动作不断,可遗憾的是「周杰伦式」的爆款歌单,依旧掌握在腾讯音乐手中。

 

2019年末,腾讯音乐甚至还因为独家版权问题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展开约8个月的反垄断调查。

 

一个腾讯内部人士表示:不是我们想垄断,是他们买不起。

 

在今年的网易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也表示,此前索尼、华纳和环球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采取的独家授权模式显失公平

  

靠多元化补版权短板?

  

在版权短板已成定局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也在谋求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拿到老作品的版权只是保持现有领先地位的基础,利用自身强大的用户基础和宣发经验去反哺原创音乐生产,才是下一阶段拉开竞争差距的关键战术。

 

2017年,网易云音乐开放音乐人入驻,与原创音乐人直接对接,跳过发行公司、版权公司这一中间环节。2018年,网易云音乐又推出《云梯计划》,通过一系列的激励活动增加原创音乐人对平台的粘性。

 

这一举措给网易云音乐带来了大量新鲜血液,也让网易云音乐在寡头版权时代找到了新的发展曲线。

 

截至201912月底,网易云音乐平台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数超过10万,音乐人上传原创作品总数超150万首,全年原创音乐人作品年播放量超过2700亿次。截至20204月,入驻网易云原创音乐人数量快速突破16万人。

 

这当中也涌现了《我曾》《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晚安》等多首爆红的歌曲,年播放量均超过了10亿次。

 

但是新的问题也随之而生。

 

一是由于扶持独立音乐人成本较低,争取独立音乐人的平台远不止网易云音乐。包括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虾米音乐的《寻光计划》、抖音《看见音乐计划》、B站《bilibili音乐星计划》在内,目前各平台面向原创音乐人的扶持计划至少有十多个。

 

二是网易云音乐的合作条款也受到了极大的争议。网易云音乐可以任意使用创作者上传到网易云音乐的原创作品,都不需要经过创作者同意,并且期限是永久。

 

就算没有这些问题,网易云音乐和这些原创者的关系也并不是牢不可破。因为网易云音乐的定位是C端的用户平台,更多是用渠道量、平台来培养新人,劣势在于经纪业务、发行业务不够专业。即便出现了特别好的音乐人,火了之后大概率也会选择进入专业的音乐公司。

 

丁磊说过中国音乐行业已经进入深耕细作的阶段,用户需要的不是一个播放器。

 

所以网易云音乐希望用它引以为傲的社区生态反哺更多的内容出来,打造更多的爆款。于是相继上线了包括look直播、云村社区、因乐交友、一起听、心遇等功能。

 

这些尝试赋予了网易云音乐更多的可能,也在不自觉的降低网易云音乐的逼格。无论是新增的视频页、视频分类页,还是泛滥成灾的小广告,都让很多用户吐槽四不像

 


近一年来,网抑云”“云村走下神坛这类讨论不绝于耳。用户的不满,也反映到了财务数据上面。

 

2019年第四季度,包含网易云音乐的创新及其他业务毛利率还在20.6%,而今年第二季度其毛利率降至18.5%,网易云音乐盈利的下滑趋势明显。

 

网易云音乐想要的社区-版权-平台互利的流量闭环,与腾讯、阿里进行差异化竞争,需要谨慎使用社区生态的羽毛,在扩大社交功能流量的前提下,实现社交商业化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平衡。

 

丁磊曾将网易定义为七分理想三分生意,那么网易云音乐对丁磊来说,无疑是最能体现其理想的产品之一。

 

可目前业界已经形成了共识:网易这家公司,除了游戏没什么不能卖的。在实打实的经营压力面前,丁磊的一些梦想或许只能被舍弃。

 

网易云音乐的未来会不会在丁磊手里,这还是一个悬念。





 扫码关注知产行业观察公众号,领取个人专属早资讯海报!





33人已赞

0/100字

暂无评论,抢个沙发先

商标注册查询